深圳市顺风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官方

84年邓小平到厦门视察,面对项南的请求,王震:有什么想法说出来

发布日期:2022-06-19 07:03    点击次数:175

1984年1月22日,邓小平踏上了南下的列车,前往深圳、厦门、珠海等地视察,按照他老人家的话来说就是:

“办特区是我倡议的,中央决定的,办得怎么样,能否成功,我要亲自看一看。”

短暂的深圳一行,邓小平对深圳经济特区的发展是满意的。

图|邓小平为深圳经济特区题词

经济特区是一个新时代特有的词汇,从1980年中央批准在深圳、珠海、厦门、汕头开放经济特区以来,短短四年的时间,以深圳为主的经济特区,取得了非常巨大的成绩,尤其是深圳,据数据统计,到1983年,深圳与外商已经签订了2500多个经济合作协议,成交金额达到了18亿美元,与1978年相比,深圳的工业生产总值比1978年翻了11倍。

尽管引起的质疑声不小,但邓小平对深圳的发展还是非常满意的。

1984年2月1日,邓小平为深圳经济特区题词。

“深圳的发展和经验证明,我们建立经济特区的政策是正确的。邓小平。一九八四年一月二十六日。”

邓小平特别将落款时间写在1月26日,这无疑也是在对深圳表明,自己写这幅字是深思熟虑的结果。

毫无疑问,深圳是最成功的“试验区”,但有这样的一个例子,明显还是不够。

图|1984年2月,邓小平视察深圳参观兴建中的国贸大厦

邓小平还需要到其他的几个地方再看一看,才能下这个结论。

过完除夕,邓小平启程赴福建厦门视察。

1984年2月7日,王震陪同邓小平一起抵达了福建厦门。

厦门是福建唯一的一个经济特区。

尽管厦门只是比深圳晚了两个月建立,但厦门经济特区的建设实际上从1982年才开始,因为起步较晚,许多问题还一直制约着厦门的发展,令时任福建省委书记的项南很是忧虑,在听说邓小平即将来到厦门后,项南也做了十分充足的准备。

“特区的春天要来了”

项南是革命家庭出身,父亲项与年是闽西最早的共产党员之一,父子两人一度失散了很多年,一直到即将全国胜利,才在党的关怀下冲锋。母亲曾为革命坐过牢,叔叔在白色恐怖中壮烈牺牲。

在这样家庭的影响下,项南很早便参加了革命,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作为党上年轻干部的一员,项南无疑是很有干劲儿的一位。

图|项南

1980年冬,中共中央宣布了一项任命,项南赴福建任省委常务书记,主持福建的大政。

项南赴任福建之初,查阅了大量的资料,一开始便做到了心中有数。

1981年1月12日,项南正式就任福建省委常务书记,并于第二年担任福建省委第一书记。

随着改革开放的到来,福建作为一个沿海省份,成为了改革开放的两个先行省之一,项南承担中国改革开放和经济建设的试验区重任,立即投入到紧张的工作当中。

因为起步较深圳稍晚了一些,也因为遭遇了或多或少的问题,厦门经济特区的建立一度较深圳、珠海等地慢了许多。

1984年1月,项南听说邓小平视察深圳、珠海的消息后,心情是很激动的。

尽管项南还没有听说邓小平对深圳、珠海等地的评价,但毫无疑问的是,随着邓小平的到来,特区将要迎来一个发展春天,福建也将会迎来一个新的机遇。

2月7日上午,项南与时任福州军区司令员的江拥辉,福建省省长胡平以及厦门市的领导,一起抵达了厦门火车站的月台,迎接邓小平的到来。

尽管事先项南就与福建省委一同商谈“什么时机谈、谈什么话题等进行了研究,但真正到了那一天,却又有些踌躇。

项南憋了一肚子的话想对邓小平说,始终没有一个合适的开口机会。

图|邓小平与王震在漓江

思来想去,大家决定先听听王震的意见。

邓小平这次到特区视察,老将军王震更是亲自陪同。

几年前,中央决定设立深圳、珠海、厦门、汕头四个经济特区时,王震就表示了支持,并且还多次前往考察,部署研究开发区等各项工作。

1982年,王震就曾到过深圳经济特区视察,并作出指示:

“特区是我国改革开放的试验场。你们可以大胆地试验,不要前怕狼后怕虎,那样就什么事也干不成了。”

1983年3月,王震在广州视察期间,又听到有人对建设经济特区颇有微词,老将军十分生气:

“这些人比清末那些办洋务的还落后,还不如那时的郑观应。说什么走私增多了,资产阶级思想腐蚀了。不开放时就没有走私啦?照样有,关键看你怎么管。一定要对外开放,闭关自守只能造成落后。”

图|1981年1月项南在漳浦考察对虾养殖

项南相信,老将军王震一定会给自己一个很好的建议。

一见面,项南就对王震谈到了有关厦门经济特区发展的一些问题和措施,王震沉吟了一阵,对项南说:

“依我看,明天你就在游艇上汇报,有什么想法尽管说出来,我会给你敲边鼓助阵。”

虽然有了王震的首肯,可项南这时却扭捏起来:“王老,邓政委这次来厦门是来休息的,我不好意思,怕打扰他老人家。”

“你这人真是个死脑筋。”王震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起来:“他脑子里想得都是国家大事,什么时候休息过,你抓紧时间向他汇报吧。”

有了王震的首肯,项南心中也有了几分信心。

“最好是能扩大到全岛”

2月8日中午吃完饭后,按照事先的安排,邓小平一行人先来到东渡港,视察五万吨位码头、集装箱码头、渔业码头。在东渡港,邓小平登上了“鹭江”号游艇。

图|1984年2月8日,邓小平视察厦门,乘坐鹭江号游览海上风光

鹭江号游艇是1979年年底投入使用的,当时是厦门海域唯一一艘接待游艇,从建成投入使用,到2002年停止运营,鹭江号是中国改革开放的一个见证。

游艇顺着鼓浪屿缓缓航行,邓小平深邃的目光望着前方,没有说一句话。

王震坐在邓小平的对面,不失时机地对邓小平谈道:

“昨天晚上,我和项南同志谈了一个晚上,他对厦门经济特区建设有很多很好的想法,我想光我听不行,还得给你详细汇报才好。你看是不是现在就请项南同志汇报?”

邓小平注意到了坐在王震身后的项南,高兴地招了招手:“那就请坐过来吧。”邓小平的女儿邓楠将身边的位置让给了项南,自己站在了父亲的身后。

项南对这一刻期待良久,他走上前摊开了早已准备好的厦门地图。

说到厦门经济特区的建设,还要从几年前说起。

1980年10月7日,国务院批准在厦门湖里单独划出一块2.5平方公里的土地建立经济特区。

福建省厦门经济特区管理委员会下属的特区工程建设指挥部负责征地,进行“五通一平”、营建厂房、道路建设,管委会也同时开始了对外宣传和招商引资。

图|1984年2月,邓小平在鼓浪屿日光岩寺

最早的厦门经济特区,实际上就是指湖里这区区2.5平方公里的土地。

湖里是厦门岛一个不大的村子,位于岛的西南角,在经济特区建立之前,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子,被人戏称为是“厦门的夹皮沟、西伯利亚”。

在经济特区这个概念提出来以前,湖里的人们还都过着贫穷且落后的生活。

湖里之所以选作,成为厦门经济特区,也是因为它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三面临海、港区开阔、水深不淤,海岸线长,是难能可贵的交通便利之所。

可以说党和国家领导人,选中湖里作为经济开发区,是有着很深的考量的。

1981年10月15日,厦门经济特区在湖里破土动工,生产场景吹响了改革开放的号角。

当时的湖里,还只是一大片荒地,据说相关领导人来湖里考察时,就是站在一大片的地瓜地里聊的。

经过短短几年的建设,厦门湖里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项南为经济特区的建设,付出了极大的心血,但厦门经济特区,在筹划建设之初,就有一定的劣势。

图|1984年2月邓小平与项南在鹭江号游艇上

除了起步晚以外,厦门经济特区的土地面积也小,而两个月前破土动工的深圳经济特区,尽管一开始也只是一个不大的村子,但深圳经济特区被批准建立时,划出的面积达395.992平方公里(当时汕头1.6、珠海6.81的经济特区划片面积一开始也不是很大)。

在所有的经济特区中,深圳毫无疑问是龙头老大。

项南就任福建省委书记后,致力于厦门经济特区的建设,可现实的困境却很令他忧心。

对比深圳经济特区来看,厦门经济特区的劣势也很明显,毫无疑问,它太小了。尽管项南在上任之初,就鼓励大家不要拘泥于”2.5“的限制,但在外人的眼中,厦门经济开发区就只有巴掌一点大的地方,很难激起外商投资创业的热情

当工作汇报完以后,项南指着厦门地图对邓小平说:

“小平同志,厦门特区现在实际只有2.5平方公里,实在太小了,太束缚手脚了,即使很快全部建成,也没有多大的实际意义。”

邓小平好奇地问:“你有什么具体的想法。”

“应该扩大到全岛范围,使整个厦门岛都成为经济特区。”

图|邓小平

话说到激动处,项南的语气明显更加急切了一些:

“厦门岛四面是海,是天然隔离带。如果全岛建成特区的话,对于开展对台工作很有利。厦门离金门最近只有1000多米,一开放,再搞一个落地签证,‘三通’的问题就是不通也通了。这对祖国的统一有好处。”

邓小平听项南汇报,听得很仔细,然后又转头问王震:“你觉得怎么样?”

“我完全同意。”

王震爽朗的一笑。

邓小平也没有丝毫犹豫:“我看可以,这没有啥子问题嘛!”

话音落下后,邓小平举目望向不远处,那个方向是台湾、金门的方向。

事实上也就是在项南建议后不久,包括深圳在内的四个经济特区,在后来的几年时间里,面积都增大了不少。

图|邓小平

珠海经济特区在1983年6月29日就调整范围面积,达到了15.16平方公里,1988年4月又调整为121平方公里,2009年珠海经济特区又把横琴纳入范围,整体面积扩大到了227.46平方公里,2010年扩展至全市。总面积达到了1700多平方公里。

深圳经济特区在建立之初面积就是最大的,2010年5月31日,中央批准深圳经济特区扩大至全市范围内,特区总面积将由395平方公里扩容为1948平方公里,接近香港面积的两倍,2018年1月6日国务院又同意深圳经济特区撤销管理线。

汕头经济特区在1984年11月,经国务院批准,面积扩大为52.6平方公里,1991年扩大到整个汕头市区,面积达到234平方公里,2003年汕头行政区区调整,面积达到了1956平方公里,2011年5月1日,汕头经济特区扩大到全市范围。

“可以施行自由港的某些政策”

不过面积扩大了,接下来又该怎么做呢?

邓小平对这一问题也比较关心,他问了项南一个关键问题:

“特区扩大后你准备怎么个搞法?”

毫无疑问,这也是项南想要告诉邓小平的:

“最好把厦门特区变成一个‘自由港’。”

图|项南

“自由港”的建议是原来闽籍泰国华侨李引桐提出来的,李引桐根据自己在国外的经验,认为厦门特区开得太小,门槛又太高,于1981年7月向福建省以及厦门市提出建立自由港的请求,当时项南收到李引桐提议的时候,联系到前些年到国外考察时的经历,对自由港的建设十分动心。

之后项南每逢中央领导人来视察,都会提这个想法,但每次都是不了了之。

这一次见到邓小平后,项南把自己所有的想法全都和盘托出:

“现在台湾同胞到大陆,都不是直来直去,而要从香港或日本绕道来,实在太麻烦了。如果把离台湾、金门最近的厦门特区搞成自由港,实行进出自由,这对海峡两岸人民的交往,将会起很大的促进作用。”

邓小平看着搜集来的“自由港”的资料,沉默了半晌,没有再说话,急性子的王震有些着急了:“老爷子,你说嘛,我看这个意见很好,应该考虑。”

图|邓小平

“可以考虑。”邓小平点燃一支烟,烟雾缭绕间,他又问了一个关键的问题:“自由港要实行哪些政策呢?”

项南仔细考虑了一番,回答了三点意见:

“可以参考香港的做法,无非就是三条,一是货物自由进出,二是人员自由来往,三是货币自由兑换。”

“前两条好办。”邓小平深吸一口气说道:“可后一条你拿什么跟人家兑换。”

“可以考虑印特区货币。”

在场的所有人都深吸了一口气,印发“特区货币”实际上就是参考港元在货币交易中的作用。而当时深圳毗邻港澳,民众手中或多或少都持有一定数量的港币。

早在几年前,深圳市委书记吴南生便提出想要印发“特区货币”,支持的人有,反对的人也不在少数。不过中央考虑再三,认为这一建议影响颇大,可能会导致金融秩序的混乱,因此暂时搁置下来。

图|1984年2月9日,邓小平为厦门经济特区题词

“这不容易。”邓小平没有一杆子打死,而是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

“特区货币没有解决之前,可以施行自由港的某些政策。”

项南的心里很是激动,趁势又提出:

“单有厦门特区的发展,还解决不了福建由穷变富的问题,最好是闽南厦、漳、泉三角地区也能对外开放。”

“这个要等我回北京去,和一线的同志们一起研究一下。”

1984年2月9日,邓小平来到厦门特区管委会二楼,现场挥毫泼墨,写下13个大字:

“把经济特区办得更快些更好些”

邓小平回京以后,立即与中央几位负责同志谈话,指出了厦门经济特区面积太小的问题,1984年3月,中央正式决定,将厦门经济特区扩大到全岛,包括鼓浪屿在内的131平方公里,5月,特区管委会与厦门市政府合并,原特区正式更名为湖里工业区。

项南与福建省委、厦门市政府领导同志,看到邓小平的题词,均有些激动兴奋,从邓小平肯定的答复中,可以看出中央对厦门经济特区的支持,项南与众人当即表示:

“没有理由不把建设的速度加快、把工作做得更好,并决心以最快的速度、最好的质量追赶兄弟省市。”

1985年8月,经中央再三考虑,决定赋予厦门经济特区,逐步实行自由港的某些政策,并酝酿设置特区管理线。

图|1984年2月11日,《福建日报》刊载邓小平与王震来厦门视察

经过几十年的建设,不仅仅是厦门经济特区乃至福建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全国的经济建设也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中国人民迈着矫健的步伐,走上了通往小康的康庄大道。

那艘“鹭江号”游艇,自2002年后停止运营,成为了国家文物之一。

2010年,鹭江号整体搬迁到了厦门特区纪念馆,成为纪念馆内体量最大的文物,而它紧邻的就是“小平同志视察厦门”的陈列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