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竞猜平台注册入口

反思: 从需求到达欲望的幻想之桥

发布日期:2019-01-28 15:24    点击次数:173

“这个世界如巨大的泡影,映照着光怪陆离。此岸是需求,向死而生。彼岸是想象,由欲望铺就不可能之路。”

01欲望的本初形态

第一点,欲望是追求不被满足。理解了这一点,我们才能够展开来讨论。欲望,首先是非实在的。即是指,我们无法在现实的数理时空之中去具象化欲望。欲望也无法在数理时空中单独地浮现,甚至于在符号体系中,欲望都无法自我现行。所有欲望的符号,都是一种隐喻性质的表达。无论是含蓄还是奔放,是正大光明还是晦涩莫名,欲望的表现总是躲在更深的位面。

图片来源网络

我们随处可见欲望的载体,而我们无法直接见到欲望。人人皆能清楚地知道欲望的存在,受其所制。了解欲望无需通过学习知识的方式。人人都知道欲望就在那里,欲望就在人心,但是没有人能够清楚描绘欲望,所有人所讲的欲望都是不同的。不存在一个整全的欲望来指称欲望。要通向欲望,就需要搭建一条幻想而来的桥梁。

欲望的本初形态,在桥的另外一头。而在桥的这边,是一种混合着恐惧和渴求的复杂思绪。这种最开始的向着死亡而运动的趋势,是生命自始而终的定律。正如因果如若无尽展开,前者因为后者果,后者因为前者果一般,无穷无尽循环之时,亦然有本初的因,终焉的果。生命自诞生之时起,便如单行程的动车,一步步逼近终点站。

图片来源网络

向死而生的本体性力量,在主体内部隐匿着喷发。于是为了抗拒死亡的本能驱力,人类不知不觉间遵循了饿了吃饭,渴了喝水,困了睡觉的生物节律。三者若缺一,则个体将无限虚弱直至灭亡。每一个人,无论贫富贵贱,无论高矮胖瘦,都必然遵循这循环,从呱呱落地那一刻直到入土为安。死亡似乎永远不会到来,但是死亡必然会在某个时刻到来。这是桥这一头,需求此岸的真相。

02抗拒死亡的本能

死亡或许不会到来,或许会到来,或许在今天,或许在明天,或许因为这件事,或许因为那件事,这种种的不确定性纠缠不清,形成了一团模糊的雾气,在需求这道此岸之桥上弥漫开来。为了抗拒死亡,人类不得不进食,不得不饮水,不得不睡眠,不得不保暖。这种最底层的需求,是感受到死亡逼近时的恐惧。而这种恐惧,唯有在还原需求本身的模样之后,我们才足以见到。

我们知道,饿了吃食物,就不会饿死(但是可能会营养不良或者滋生其他疾病)。所以,理论上三餐只吃馒头,也是饿不死人的。(假定实验对象本身没有任何疾病,且为年轻人)但是,这个时候,吃东西它是一种享受吗?不是。最起码,吃,是为了活着,是为了不死。这时候的吃,作为一种本能所驱动的行为,就算是食之无味的面团,也艰难下咽,甚至会觉得美味异常。这是比较粗浅的举例,企业介绍较为庸俗,但是便于我们理解。但实际上,这样的理解也是有失偏颇的。因为馒头,作为一种食物,而非营养物质,已经是被文化“镀过一层金”了。而且,要以此来讲述欲望是想象而来的不满足也略显无力。

但是我们可知,在这种情况下,哪怕对吃馒头已经厌恶,反感,恶心,乃至生理性拒斥,我们依旧会不得不吞食馒头以求生。这个时候,便是吃的欲望被还原成了吃的需求,而我们所选择的,是为了对抗死亡而吃。不吃,就会死,所以我们吃。哪怕这个东西本身就不是一种可以食用的东西,比如“观音土”,比如“裤腰带”,甚至于“草皮”。在饥荒时代,在无可果腹的时候,这一切都是人为了生存而所做的努力。

我们看到,对死亡的恐惧,对生存的渴求将理性一点点研磨殆尽。“易子而食”的惨案在历史上并非没有发生过。如果能够丰衣足食,谁又会轻易把自己的骨肉煮至沸腾?这种真实真切的恐惧,撕开了人类对于情感的一切幻想,留下一个个空洞的溃败者,在需求面前臣服。目光呆滞,心怀悔恨,却大口咀嚼,含泪吞咽。好事者将之戏谑地称为:人性最丑陋的一面。殊不知,在死亡的恐惧不断蚕食理智之时,任何迫不得已的事情都可能发生。

03通往彼岸的重重粉饰

死亡的驱力是如此丑陋肮脏,主体必然将之压制到内在最深最黯之处,使其永不见天日。勇敢者哪怕身陨,依旧受人讴歌。而怯懦者哪怕活着,仍然被人嘲弄。人类的文化,尽管各不相同,但是在评断勇敢之上却是出奇一致。人们以符号体系来压制住内心中的恐慌,而不直接言“死”。

图片来源网络

需求此岸的死本能,被重重压制,需求也开始变得模糊起来。桥的这头布满灰雾。为欲望提供了最好的掩护。在谈及欲望之时,必然有人以需求来说事,以此岸言彼岸,便以为能够抵达彼岸。向死而生的驱力模式,必然要在死亡恐惧无尽膨胀之前对其进行切实可行的压抑。这便是在死之上生生生出生来。生本不存在,是死存在了,生因此存在,以此来指代非死的存在,以及非死的过程。时间,便是就此而产生。物质从出现到湮灭这个过程,便是生。死是静态的终结,而生是动态的运动。

生的本能从此岸连同彼岸,彼岸是不存在实在所在的想象。欲望就这样从此岸中的需求里面慢慢地生长出来。吃,不是只为了吃饱。穿,不是只为了穿暖。这既是精神运动的过程中,被思想和文化所扰动的结果,也是生的驱力在推动着主体去改变。死驱动着个体逃避死,而生则逼迫个体更好地生。生,是在死本能的需求之上再创造出一个维度,以逼迫个体有一个生的追逐。

生的本体性力量,也就是时间。主体在抗拒死亡的过程中,获得了更多的可能,这种所有的可能就是时间。主体建构时间的过程,是主体在需求之上想象出了一种不被满足的需求,进而不断追逐不可能满足的需求的一个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