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顺风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官方

2008年,上海男子为讹钱将父母遗体留太平间11年:给我一个亿就搬

发布日期:2022-06-18 20:12    点击次数:128

2008年的一天,一群三四十岁的中年男女正在上海崇明岛某医院内和保安推推搡搡。

为首的是一个身材矮小、咄咄逼人的男子,他一边对着医生护士破口大骂,一边用威胁的语气说道。

“我告诉你们,这事没这么容易就翻过去了!是你们医死了人,这是医疗事故!”

“没个二十万我绝对不会搬,你找谁来都不好使!”

大吵大闹下,引得不少病患和家属驻足观看。在协调无果后,中年男子带着一群人扬长而去。

现场的医生和护士则面面相觑,就这么走了,那太平间里的两具遗体怎么办?

而更令大家没想到的是,这家人竟然将两具遗体遗弃在医院里11年之久。

他们为何会做出如此狠心的举动?这一切又是怎么回事?

母亲脑梗住院,儿子趁机生事

被留在医院太平间里的那两具遗体,就是宋某及其兄弟姐妹的亲生父母。

为人子女,他们不仅没有在第一时间将双亲入土为安,反而让自己的父母躺在冷冰冰的太平间里。

而这一躺,就是十一年。

在这十一年中,宋某口口声声说他的父母是死于医疗事故,所以医院应当负全责。

如果医院不肯做出相应补偿的话,那他绝对不会把父母的遗体搬走。

可医院方面却对这种说法拒不承认,双方各执一词,在十一年当中闹得不可开交。

那么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宋某父母究竟是死于医疗事故,还是属于正常死亡?

2007年的某一天,70多岁的宋母突然在家中晕倒。

自从几个子女分家后,她便一直住在小儿子宋某家。

当时除了她,也就只有小儿子在家。

听到母亲晕倒后,宋某立刻冲进房间大喊道:“妈,你怎么了?哪不舒服?可千万别吓我。”

过了好一会儿,被抱上床的母亲才悠悠转醒。

望着焦急不已的小儿子,她虚弱地说道:“儿啊,妈有些不舒服,你送我去医院看看吧。”

听到母亲这么说,宋某才想起来带她去医院检查检查。

但检查结果不容乐观,宋母是因为突发脑梗才导致晕厥的,对她这种上了年纪的老人来说,脑梗可是很危险的一种疾病。

而且很多老人都没有按时体检的好习惯,所以宋母已经错过了最佳就诊时间,接下来的治疗会比较麻烦。

听到医生这么说,宋某一开始还不以为然。他认为老人家年纪大了难免会有个小病小灾的,但哪有医生说得这么严重?

不过看着母亲有气无力地躺在病床上,他既担心回家之后会再次发生意外,又担心几个兄弟姐妹会指责他。

因此,他便听从医生的建议为母亲办理了住院手续。

办完之后,他挨个给兄弟姐妹打了电话,说明了母亲生病住院的事,并要求大家平摊医疗费。

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几个兄弟姐妹也二话不说就拿出了钱,并轮流去医院照顾宋母。

可俗话说“久病床前无孝子”,源源不断的医疗费就像一个深不见底的无底洞。

摊上这种既耗钱又耗力的事,不管是宋某还是几个兄弟姐妹,大家都开始有些怨言了。

轮到宋某去照顾母亲那一天,他全程都心不在焉的。只管自己一个人在旁边躺着休息,根本不在意还在输液的老母亲。

直到躺在病床上的宋母发出“哎呦、哎呦”的叫唤声,他才掀起被子看了看。

但这一看就把他给吓了一跳,只见宋母的左腿出现了高度浮肿,连动都不能动了。

宋某赶紧找来了护士,语无伦次地说道:“你快看看我妈的腿……怎么变成那样了?”

护士一开始还以为出了什么大问题。

但当看见只是浮肿时,立刻安慰母子俩:“浮肿是正常现象,你拿块热毛巾敷上去就行了。”

眼看宋某不相信,护士还特意跟他解释了一番。

这种浮肿是因为血液流通不顺畅才引起的,所以用热敷的办法就可以解决了。

而且也不止宋母一个人出现这种情况,同病房的其他老人都曾经手脚浮肿过。

听完解释后,宋某显得有点小失望。

他原本还以为是医生用错了药,正准备揪着这个事闹一场呢。

但等护士走后,他却并没有遵从医嘱用热毛巾给母亲敷腿,而是灌满了一个热水袋。

热水袋的保温效果可比毛巾要好,也省去了不少麻烦。

但粗心大意的宋某却忘了他装的是滚烫的开水,在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前提下,他直接把热水袋塞到了宋母的左腿上。

隔着一层布料,宋母一开始还能忍受这种高温灼烫。

但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她终于忍不住呻吟了起来。

“儿啊,你快来看看,这热水袋太烫了。”

听到母亲的呻吟,原本就有些心烦意乱的宋某显得更加不耐烦,只敷衍道:“刚装的水当然烫了,烫点才能消肿啊。”

听着儿子不耐烦的语气,宋母只好闭上了嘴。

但殊不知就是这一举动,才引起了后来长达十一年的纠纷。

宋某心安理得地在一旁睡着,而老母亲则继续忍受着灼烫。

又过了一会儿,她实在是受不了,只好再次出声把儿子叫醒。

接连被吵醒的宋某十分不乐意地走了过来,但这时宋母的左腿上已经被烫出了一个大水泡。

眼见自己闯了祸,宋某立刻跑出去叫来了医生护士,幸好这只是普通的烫伤,处理一下就可以了。

但医生有些不理解,热敷怎么可能会烫起水泡?于是转头向宋某问道:“你刚才是怎么敷的?”

“就……就拿这个热水袋啊,这和热毛巾不是差不多嘛!”

哭笑不得的医生只能再给他普及一遍常识,并告诫他以后不能再这么干了。

但谁都没想到,此时的宋某心里却打起了别的主意:何不借着这个事闹一闹?这样也能省去一点医药费。

于是他开始当众胡搅蛮缠,

“是你们输液操作不规范才导致我妈浮肿的,后来也是护士告诉我要热敷的,起了水泡应该是你们的责任啊!”

听了这话,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浮肿是正常现象,本来就没什么好担心的。

更何况护士说的是拿毛巾热敷,而不是用热水袋,这两者怎么可以混为一谈呢?

所以医院并没有理会这种无理要求,可宋某明显没打算就此罢手。

他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医疗事故”的借口,当然得好好利用。

于是第二天,宋家所有子女都跑来了医院。

他们的说辞就跟宋某一样,非要把浮肿和水泡的事情都赖到医院头上,还义正言辞地说这是医疗事故。

一大家子人在病房外吵了整整一天,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医院的正常运转。

没办法,医院只好率先做出让步,他们决定暂时不收取宋母的医疗费,先在私底下和宋家人好好沟通沟通。

但这一让步助长了宋某等人的嚣张气焰,也让他们看到了“大闹一场”的可能性。

父母接连身亡,宋家要求医疗赔偿

在宋某看来,医院之所以会让步无非两种原因。

一,医生和护士的确在治疗过程中存在不规范操作,所以他们这是心虚了。

二,医院怕事情闹大影响声誉,所以肯定想着私底下解决,这证明他们比较“软弱可欺”。

反正不管是哪点原因,只要揪着“医疗事故”不放,那治疗费能拖多久就拖多久。

抱着这种想法,宋某及其兄弟姐妹都开始有恃无恐起来。

只要院方找他们谈话,张口闭口就是医疗赔偿,没个小十万那就不用谈。

如果遇上护士来催缴费用的话,宋某还会大言不惭道:“你们把我妈搞成这样,我没找你们要赔偿,你们反倒催钱来了?”

遇上这家子无赖,院方也是有苦说不出。毕竟老太太还得着脑梗,他们也不能把人家扫地出门。

再说了,这事要是闹大了那也的确影响不好。

所以院方还是寄希望于私下调解,不过他们不会承认所谓的“医疗事故”这个罪名。

2008年,就在宋母住院大半年后,宋父也因脑梗而被送进这家医院抢救。

一下子要负担两个重病老人,宋家几个子女都开始互相推脱起来,公司介绍谁都想着少出点钱、少出份力。

但由于宋父的病情更危急,所以他住院没两个月就去世了。而短短一个月后,宋母也去世了。

面对双亲的接连亡故,宋家子女想的不是如何给他们操办后事,而是怎样把没付清的医疗费给赖过去。

一番盘算下,脑子最灵活的宋某又想出了个新招。

首先他认为,母亲的死绝对和那个水泡脱不了关系,而出现水泡可是医生护士的责任。

其次,是因为医院救治不到位才导致了父亲的去世,所以这也算医疗事故。

当着医生的面,宋某说出了这样的话:“是你们怀恨在心所以才没有好好救治我爸,否则他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去世了?”

面对这种无稽之谈,院方不打算再让步了。

他们明确表示,无论是救治宋父还是宋母,医生都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

在宋家人一再拖欠治疗费的前提下,他们也没有停止对两位老人的治疗。

而且宋母腿上的水泡完全是因为宋某操作不当而引起的,这跟院方压根没有半毛钱关系。

说是医疗事故,其实就是想讹钱,医院绝对不会白白背这个黑锅。

他们要求宋家人立刻把两位老人的遗体带回去家去,并把剩余的医疗费给结清。

不过宋某已经是打定主意要闹下去了,几个兄弟姐妹也都唯他马首是瞻。

“要我搬可以,但你们得承认这是医疗事故。两条人命二十万,不算多吧?”

此时的宋某露出了他的真面目,父母的遗体就是他用来讹钱的工具。

院方如果肯出这笔钱的话,那他们绝不会再多做纠缠;如果不肯出,那二老的遗体就只好放在太平间里了。

将父母遗体当做筹码甚至是商品,迟迟不愿意让他们入土为安,这种行为真的是丧尽天良!

医院也没想到,这家人竟然能寡廉鲜耻到这个地步。看来道理是说不通了,那只好请专业机构来进行评估鉴定。

宋某否认鉴定结果,将父母遗体丢在太平间

院方和宋家人协商,想请相关部门的专家组对两位老人的遗体进行评估鉴定。

如果真的是院方存在过失,那该怎么赔就怎么赔,医院绝无二话。

但如果不构成医疗事故,那请宋家人停止胡搅蛮缠的行为,马上把两具遗体带走。

但宋某表示了拒绝,他一不做医疗事故鉴定,二不愿意上法庭公开调解,只接受私下赔偿。

为了自证清白,医院只好单方面进行鉴定。而最后的结果当然是不构成医疗事故,院方在此次事件中没有任何过失。

不过由于宋家人没有同意鉴定,所以这纸单方面的鉴定书是不具备法律效力的。

而宋某更是连鉴定书都没看一眼,直接撂下了一句话:“我不看这个、我也不相信,你们一天不给钱,我就一天不搬!”

他真的说到做到,当天就带着几个兄弟姐妹离开了医院,而父母的遗体还在太平间里躺着。

从2008年到2018年,整整十年他们都没来看过一眼。

医院一开始还以为他们是说着玩的,后来才知道这家人是来真的。

但两位老人一直不能入土为安,这也是个大问题啊!医院也不是个公益免费的地方,每一年都有相应的停尸费的。

可如果没有家属签字,院方也无法将两位老人的遗体火化,更没有殡仪馆愿意揽下这个事。

为了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院方几次三番找到宋家人协商。但宋家其他人都避而不见,唯独宋某一再抬高赔偿金额。

第一年是二十万,后来逐渐变成了五十万、八十万,到2018年竟然哄抬到了一百万。

将父母遗体丢在太平间里长达十年,以此来要挟一百万的赔偿金,这种行为可以说是世所罕见,但它却的的确确发生了。

只要医院工作人员上门,宋某永远只有一句话:“少一分钱这事都免谈。”

2018年,忍无可忍的医院终于向法院提起了诉讼。

没结清的那些医疗费就算了,但十年来的停尸费必须缴纳。另外,最重要的就是赶紧把老人遗体带走。

法院经过取证调查同意了医院的合理诉求,并要求宋家人在规定期限内履行义务。

按理说法院都出面了,这事应该能得到圆满解决了。但宋某连法院的判决都没放在眼里,依旧我行我素。

正如他当初所说的“你找谁来都不好使”,只要钱不到位,没有人能左右他的想法。

他就这么一直拖延到了2019年,此时他的父母已经被丢在太平间里十一年了。

高喊一亿赔偿金,最终家人同意执行

2019年4月,崇明区人民法院执行局针对这起案件进行了调解。

从业这么多年以来,他们也是第一次遇见把父母遗体当做执行标的。

在调解室里,宋家人和医院的工作人员展开了唇枪舌剑。

医院坚信己方没有过错,而宋家则不依不饶,宋某及其大哥还拍着桌子喊道。

“我们不怕,你找执行局算什么本事?”

脾气异常暴躁的宋某,甚至喊出了一亿天价的赔偿金:“要我同意搬迁就给我一个亿!”

“我打过官司,我不怕你们!”

看着宋某这幅模样,不明就里的人或许还以为他是受害人呢!而坐在一旁的几个兄弟姐妹也连声附和着。

整个调解室内充满了火药味,宋某几次三番拍桌子大喊大叫,还指着在场工作人员的鼻子骂。

鉴于他的恶劣态度和无理取闹,法官只能宣布停止此次调解,并对宋某实施为期15天的司法拘留。

戴上手铐后的宋某不再那么暴躁,但他仍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虽然那一亿赔偿金完全属于讹钱欺诈行为,可他却觉得这个要求并不过分。

面对法官的好言劝解,他还是固执己见:“就是医疗事故,没什么好谈的。他们治死了人,难道不需要付出代价的吗?”

“既然你觉得是医疗事故,那为什么既不做医学鉴定也不向法院上诉?”

法官的这句话可谓一针见血,正好戳穿了宋某的小心思。见状,他只能含糊其辞。

“不用那么麻烦……赔钱不就行了?我也没钱请律师打官司,没工资没低保。”

过了一会儿,他又抬起头说道:“我也不开高价了,一百万行吧?”

这一百万,除了母亲的十万元治疗费外,其他九十万全是他自己胡编乱造出来的。

反正说来说去还是要钱,只不过是从一亿变成了一百万,但医院是真的没有责任负担这笔赔偿金的。

眼见做不通宋某的思想工作,执行局工作人员只好从他的兄弟姐妹身上入手。

一开始,大家都觉以为这项工作会很艰难,搞不好其他几人也跟宋某一样固执。

但事情的顺利程度简直超乎他们的预期。看到工作人员上门,宋某大哥的态度很是和蔼可亲。

他一见面就大倒苦水:“我知道你们来的意思,其实我是同意把遗体带回来的。”

“主要是他(宋某)来阻拦我,态度很坚决。谁要敢偷偷带回来,他就烧了谁的房子。”

怪不得被司法拘留的宋某蹲在局子里还依旧无比嚣张,原来他早就在私底下威胁过其他几人了。

而当初在进调解室之前,他还特意“敲打”了几个兄弟姐妹一番。

最后宋某大哥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只要法院能保证宋某以后不来报复他们,他能立刻执行法院判决。

之后,工作人员也去了其他几人家里走访。他们的想法和大哥的一样,钱不钱的无所谓,只要宋某别再生事。

因为从小到大他都是家里最强势的那一个人,加上父母偏爱,所以兄弟姐妹都不敢和他对着干。

把握了宋家人的态度后,工作人员立刻和当地派出所、党镇机关与村委会都进行了协商,希望他们能保护好这几家人的安全。

一切安排妥当后,宋某大哥带头签了调解书。在时隔十一年后,他们终于将父母的遗体从冷冰冰的太平间里迁了出来。

这场啼笑皆非的闹剧也到此结束。

后记

而原本扬言“谁敢越过他私下调解就要谁好看”的宋某,最后也只能一个人灰溜溜地跑回了家。

他并非目不识丁的文盲,也并不是不知道赔偿金这个要求有多么无理可笑。

他只不过是一向嚣张惯了,又总幻想着不劳而获,所以才会搭上十一年的时间去筹谋这场闹剧。

其实在最开始,医院就应该对这种行为严词拒绝。而不是一拖再拖,等实在拖不下去了再寻求法律帮助。

俗话说“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一味的退让只会使得对方得寸进尺。

做人做事应该讲究“以和为贵”,但容忍也应该有个底线。